您当前位置:主页 > 早报数码 >行动党霹州委会改选:倪派“以印制印”‧西华任署理‧箝制古拉 >
行动党霹州委会改选:倪派“以印制印”‧西华任署理‧箝制古拉
早报数码

行动党霹州委会改选:倪派“以印制印”‧西华任署理‧箝制古拉

粉丝数:784+
浏览量:8898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8-03 05:44:45
行动党霹州委会改选:倪派“以印制印”‧西华任署理‧箝制古拉(霹雳‧怡保15日讯)霹州行动党成员披露,以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汉及秘书倪可敏为首的倪派成功在霹州行动党州委会改选一役中,把原任署理主席古拉派系的势力刬除殆尽后,马上把属倪派的端洛区印裔州议员西华古玛推上署理主席一职,然后把怡保西区印裔国会议员古拉降为“有名无权”的副主席,藉“以印製印”方式,把古拉派系的势力边缘化,并藉此掌控霹州行动党内的印裔势力,可谓一石二鸟之计。“由于西华古玛曾经担任古拉的特别助理,所以,两人目前的关係可谓作了一个对调,即‘下属变上司,上司变下属’。”掌控党内印裔势力“显而易见,过去为了替民联霹雳州政权把关,最终被抬离霹州议会的前议长西华古玛受到新届州委会的器重,并提拔成为霹州行动党最高领导地位的印裔领袖,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可以被解读为西华古玛扮演着箝制古拉的角色。”他说,虽然古拉重新受委州委并出任副主席,他始终是由“老二”的地位退居下来,大权旁落;况且,副主席“有名无实”,权力远远不及署理主席及秘书。“政坛目前正关注受倪派边缘化的古拉动向,他是否愿意接受委任,卧薪嚐胆,待下届改选捲土重来,再战江湖,抑或与倪派重修旧好,修补裂痕重新整合;即使他同意留在州委会,又是否会与主导的倪派人马貌合神离,渐行渐远?”“由于古拉也是行动党全国副主席,因此,他在霹州改选败阵一事会否冲击他在中央的职位,以及他将何去何从等问题,都备受瞩目。”新届州委会也出现另一个独特现象,即署理主席和两名副主席都是印裔领袖担当,由此看来,倪派準备藉此整合党内的印裔势力。倪派拿下财政职来自古拉派的原任财政兼也朗州议员梁美明虽然惊险过关挤入州委会,但得票位居末端第十五位的她,经过複选程序后,原本属于她的财政职位已改由倪派的万里望州议员林碧霞替代。至于原本获得两派接受,被看好应该高票出线的原任副主席暨宋溪州议员西华尼申,亦吊诡地被挡驾在州委会外,他的得票位居第十九,过后连同古拉受委州委,一起出任副主席。日后,就算古拉、梁美明和西华尼申联成一线,他们在州委会的势力依然孤掌难鸣,无法与倪派抗衡。古拉:虽落败绝不退党古拉说,他将徵求党领导和基层支持者的意见,然后才针对是否接受受委为行动党霹州副主席一事作出决定,与此同时,他也表明,他绝对不会退党。“我一早收到来自州主席倪可汉的简讯,内容提到:‘古拉,在此通知你,霹州行动党新州委会一致同意委任你担任州副主席,期待与你一起工作。’”不过,古拉认为,他必须先徵求领导和支持者的意见,同时,他也想了解自己还可以在政途上发挥的效用。“虽然我在行动党州选落败,但我会继续在政治事业上努力,并继续为行动党理念,即‘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奋斗。”他强调,他绝对不会退出行动党,而且会继续参与行动党的斗争活动。“我已经扮演了我应有的角色,而我也伸出橄榄枝来,遗憾的是最高领导人需要双方愿意合作,才能获得更大利益。”不过,古拉并未直接点出领导的身份。党员:古拉派应获三分一高职倪派如愿在霹州行动党党选中赢获三分之二的支持率,并成功佔据逾三分之二的霹州行动党高职,但赢获另外三分之一支持率的古拉派系却近乎全数被排挤在外,只有古拉本人获选为副主席。一些霹州行动党成员认为,有关安排根本无法团结倪派和古拉派,因为高职的分配对古拉派系极为不公平,且无法展现“民意基础”。“既然有多达三分之一的投票者支持古拉派系的领袖,那幺,州委会就应该把三分之一高职分配给古拉派系的领袖,而非由倪派‘併吞’九成高职。”此外,倪可汉和行动党州秘书倪可敏在这项改选活动中获得的票数分居首二位,他们各自的得票佔了总票数的三分之二,与倪派阵容预料将囊括70%票源的差距不远,倪可敏更是凭着极微差的一票“压倒”堂兄倪可汉,名列榜首。同时,倪派告捷的将领的得票率都超过半数,并佔据前14位,只有古拉派系的梁美明以少过总票数一半的得票率出位。她只获得420票,即43%的票源。古拉派系的主力将领,如原任组织秘书暨兵如港区州议员苏建祥、原任副主席暨巴硕伯打马区州议员谢昂凭、原任州委张志坚、龚明勋及安顺国会议员马诺佳能等人至少获三分一,即是34至38%的选票。数据显示,古拉派系佔有霹州行动党的三分一势力,但他们却完全未获分配应得的三分之一江山。美明:古拉应续受委署理被视为古拉派人马的梁美明,虽然杀出重围当选州委,但她对于改选成绩感到遗憾与失落,并认为今届选出的新团队,根本不是一个团结队伍的结合,而她也认定,古拉应该继续出任署理主席一职。她解释,在複选活动中,当选的州委只是委任古拉为副主席,这无法显示出他们的诚意。“因为古拉之前是担任署理主席,因此,州委应该委任他担任原职,而不是让他降为副主席。”梁美明週一接受《》电访时说,在委任5名受委州委的同时,原任组织秘书苏建祥的得票也比起受委州委的得票更多,所以,苏建祥理应被委任,但他最终却被判出局,而此事也同样无法展现不出团结精神。“新的领导层只得到最高的60%选票,所以,他们理应检讨当中的原因,也应该重视另外40%党员的声音。”她强调,虽然她对竞选结果不满,但她还是会接受党员给予她的委託,并照常执行她的任务。她也语带双关地说,虽然她可以预想到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但她仍会凭信心面对未来的挑战。询及她会否担心往后受到排斥的问题时,她说,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而她相信人民雪亮的眼睛是会看出她所作出的努力的。梁美明也是也朗区州议员,她说,她自週一凌晨起,就不断接获选民的来电祝贺,让她非常感动。她披露,週日改选结束后,她与古拉及苏建祥等人并未私下会面,而是各自回到本身的工作岗位执行任务,而她也打从心底勉励对方继续努力。古拉:思索未来发展竞选州委落败的古拉于週日午夜在推特(Twitter)留言,言语间流露他对霹州行动党党选结果感到失望不已,并坦言他已为此“受伤”。他还说,他将思索他在行动党的未来发展,包括是否从政坛引退。“我需要数天时间来思索政途的未来……。不少人知道我在霹州党选落败后,就马上发手机简讯给我,询问我会否辞职或退隐,难道这就是我唯一的选择吗?”古拉也在推特提到:“我知道有些霹州行动党支部在没有得到党批准下而成立,但我又可以怎样说?我只可以放开心胸及摊开双手接受这个党选结果。”他也诘问党中央有关“区区50个行动党霹雳支部竟可以派出350名支部代表参加投票活动的情况,到底是为了加强党团结,还是为了成就只支持一个人的政党而存在?”根据行动党的党章,每个合法支部可在州改选派出7名代表出席和投票。“无论是获选还是落败,都是竞选的一部份,可是根据公正的竞赛规则来说,支部的设立到底有甚幺目的?”他说,许多人都说党选是一项健康的竞赛,但健康的竞赛却出现一个“残杀者”(slaughter)。他在回应党员的留言时说:“我感到被伤害,原来在政治里面,好朋友也会成为你的背叛者(traitors)。‧2010.11.15

相关推荐